為了照顧中風癱瘓的老父親,幾年來,常州市民趙靜霞家一共請過23個保姆,都辭職了;家人想把老人送到養老院,但大多數養老院要么回絕,要么費用高得讓人難以承受。趙女士和家人一咬牙籌集了300萬元,自己辦了一家養老院。趙女士表示,她不為盈利,就是想讓像老父親那樣在其他地方“不受待見”的老人有個養老的地方。
 趙靜霞把老父親搬進養老院照顧。
 趙靜霞把老父親搬進養老院照顧。
 靠近居民區的朗悅老年頤養中心。
 靠近居民區的朗悅老年頤養中心
       為照顧癱瘓父親 5年換了23個保姆
  2009年,常州市民趙靜霞女士的63歲父親不幸腦中風,半身癱瘓不能講話。從此,趙女士就開始和兄弟以及母親一起照料癱瘓老父。為了更好地照顧癱瘓父親,趙靜霞征得丈夫的同意后將老人接到家里,起初,她特意為老人請了保姆,但即便每月有三四千元的酬勞,每位保姆來了之后都干不長,因為老人家下半身癱瘓,大小便失禁,保姆們個個都嫌臟。五年來,家里不停地在找保姆換保姆,前前后后一共換了23個保姆。
  “說實話,有的親生子女在給父母端屎端尿時都會嫌棄,何況保姆。”趙女士理解這些保姆。沒有保姆,趙靜霞就陪母親一起幫忙料理老父親,并自學護理知識。
  送養老院連吃閉門羹
  因為工作實在太忙,而老母親照料失能的老伴又忙不過來,征得家人同意后,趙女士開始為老父親物色養老院。盡管常州有90多家民辦養老院,但趙靜霞每次聯系都吃癟,一聽說她的父親是個半身癱瘓不能說話的失能老人,大多數養老院都拒絕了他們。偶爾有一家療養院勉強表示愿意接受老人,但對方表示失能老人需要單獨專人照顧,每月要八九千的費用,這又讓趙靜霞無法承受。
  “民辦養老院不收失能老人;條件好一點的療養院收費,我們又實在承受不起。”趙女士說,他們找了一家又一家,每次都是失望大于希望。
       孝順女有了新想法
  賣房自籌300萬,她自辦養老院

  人說四十不惑,去年40歲的趙靜霞好像想通了所有事情,她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辦一個自己的養老院,照料像父親一樣的失能老人。她和丈夫商議后,賣掉自家一套房子,并從親戚朋友處籌錢加上貸款湊了300萬。經過一年多的籌備,軟硬件都符合國家標準后,這家位于常州市區關河路附近的綜合性養老機構“朗悅老年頤養中心”終于可以收人了,本月22日正式開業。
  趙靜霞的養老院沒有為省房租而選擇偏遠地點,朗悅老年頤養中心靠近社區,這里原來是一家賓館,共六層樓,有百余個床位。配備了醫務室、康復訓練室、理療按摩室、多功能活動室、戲曲表演室等。有12名專職護工。養老院和附近的常州市第一醫院和二院有合作,醫院為養老院配備有內科副主任醫師和護士。
  3月15日,距離開業還有一個星期,趙靜霞首先把自己的老父親接進了養老院。在寬敞明亮的房間里,趙靜霞告訴父親,這是他們家自己開的養老院。68歲的老父親激動得像個孩子,嘴里咿呀地念叨不停。
  趙女士說,父親雖然不能言語,但作為女兒能讀懂他的表情。看見父親激動的樣子,她覺得自己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不為賺錢,很有信心辦下去
  據趙靜霞介紹,這個養老院房租加上設備、人員工資等,總成本預算在300萬左右。其中護工都是包吃住,每月工資3000元左右。
  記者注意到,近年來相關的新聞報道和調查都顯示,民辦養老機構經營情況都不是太樂觀,空置率較高。而按照趙靜霞的養老院床位和收費情況,按照100多個床位全滿計算,養老院年收費勉強和成本持平。
  “我辦這個養老院就是想讓那些像我父親一樣的失能老人有人照顧,并且住得起。”趙女士說,她不是以盈利為目的,她想把養老院辦成公益。來這里的老人,即使是身體失能,每月也只要2000多元。為了讓老人家屬放心,也為了更好地經營好這個養老院,趙靜霞說,她特意到上海、蘇州等好的養老院學習,并結合自己的經驗制作操作流程,她很有信心將養老院維持好,并一直經營下去。目前,已經有十多位老人預訂床位。一位95歲的殘疾老婆婆明晚也正式入住。以后,會有更多老人陸續住進來。
  據了解,趙靜霞的養老院也享受到來自政府的支持,包括每個床位1500元的一次性補貼、水電氣等按民用價格收取、稅收優惠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