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經濟之聲《天下財經》報道,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透露,中國養老‘空賬’規模大約為1.3萬億元人民幣。

什么是空帳?就是說你的賬戶上名義有錢,然而卻是一個無法兌現的空頭數字。當然,這1.3萬億還是低估的,這是一些學者的看法。前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部長鄭斯林在2004年時,他給出數字是2.5萬億元。

養老金的缺口將威脅到很多人養老問題。據中廣網的報道,“巨大的空帳需要填補,專家給出了幾個解決辦法。增加年輕人數量,增加勞動力;一部分國企愿意紅利上繳,以填補空帳;大量印發鈔票,從賬面上填補空帳。”實際上,除了印鈔票之外,前面兩種方法的難度是相當大。如果大量印發鈔票,就等于制造通脹,這需要全民來埋單。

專家建議通過增加年輕人數量,增加勞動力,但是實際操作上是沒什么可能。國家統計局的新數據顯示,“中國勞動人口比重十年來首次下降——2011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比重為74.4%,比上年微降0.10個百分點。”隨著人口出生率不斷下降,勞動人口比重下降的趨勢是無法扭轉的。

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中國60歲以上老人有1.78億,占13.26%。同2000年第五次全國人口普查相比,60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2.93個百分點,65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1.91個百分點,但是0-14歲人口的比重卻下降6.29個百分點。

未來幾十年,中國老年人隊伍將處于快速壯大之中。有學者估計,到2050年,中國老齡人口將達到峰值4.37億,這就意味中國人口中將有1/3達到60歲,甚至更高比例。據媒體報道,“上海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城市,同時也是‘頭發最白’的城市。上海市人口中有超過1/5已至少60歲了。到2030年,這一比例將達40%。”

上個世紀80年代至今,中國有大量年輕勞動力,同時整個社會勞動力數量贍養老年人口比例很低。現在,中國加快了進入老齡化社會的腳步,人口紅利即將消失。有預測認為,未來10年中國18-22歲的人口將減少4000萬人,而在20-40歲之間,中國人口更是減少1億到3億。

一個社會老年人越來越多,這將意味著每個勞動力供養老人負擔越來越重。社會財富是勞動力來創造,所以勞動力數量和供養老人比例將對財富創造有很大影響。越來越多人口加入老齡化行列之中,將意味完全變成一個消費者。退休人口的退休金,這都是全體勞動者來承擔。

要增加勞動力數量,一是放開生育,甚至鼓勵生育;二是放開移民政策,應容納亞非國家大量移民。不過,從當前情況來看,即使放開生育,人口出生率也不會有明顯的提高。勞動人口數量減少,這就意味社保收入的減少。

國家信息中心預測部副研究員張茉楠說到,“處于人口危機邊緣的日本,在2011財年養老金發放金額預計將出現2.5兆(萬億)日元(289.7億美元)缺口。根據日本2005年人口普查結果推算,日本將在2012年~2013年迎來一個退休高峰。而日本在2011年~2014年將迎來一個償債高峰期,到期債務總額約達2246萬億日元,約為GDP的5倍。”

她說道,“償債高峰與退休高峰的重疊將令日本政府破產風險一觸即發。同樣的養老赤字也在逼近中國,2010年中國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總收入11491億元,比上年增長18%,全年基金總支出8894億元,比上年增長20.4%。收大于支,但是支的增長速度大于收。

張茉楠說,“2001年以來,在覆蓋的城鎮國有企業和集體企業職工中,參保人數平均增速為4.04%,已經低于離退休職工人數的平均增速6.64%,而養老金的籌集主要依賴參加養老保險的職工人數。顯然,養老金收小于支會持續下去,這意味著全國養老保險收支出現赤字并非是遙遠的事。”

通過國企紅利上繳,以填補空帳,這看起很美麗,但是實施卻是很困難。因此,這條路很難走得通。無奈之下,出路只有印鈔票了。一旦大量印鈔,隨之而來肯定是通脹。這樣的話,大家以前上繳的社保金就嚴重縮水了。

私企打工一族,雖然很多人一個月工資有兩三千元,或者還多一些,但是不少企業都是按照當地最低工資標準來給他們購買社保。工作時一個月還能拿三千元,到了退休之后,可能拿不到在職時工資的一半,也就是不到1500元。即使一些所謂體制內的人員,退休之后的收入也是嚴重縮水。

中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副理事長王忠民認為,“中國的養老金制度面臨著老齡化社會、獨生子女政策、通脹預期等挑戰。”因此,對于中國人來說,不要把所有養老希望都放在社保那里,而是及時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