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正在走向越來越老齡化的社會。老齡產業已經被納入執政者視野,作為重大國策被研究和討論,我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老齡產業將不僅作為國家老齡化的必然需求,配套老年生活的各個方面,而且將成為我國經濟重要的新的增長點。

  作為參政議政的重要陣地,一些具有遠見的政協委員也敏銳地指出了發展老齡產業的重要意義。2010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何偉就牽頭提出了《加速發展老齡產業的建議》。

  何偉認為,目前我國的老齡產業尚處于起步階段,其發展嚴重滯后于老齡人口的快速增長和老齡消費群體的巨大需求。存在多方面的原因,以下列舉兩點進行分析。

  (一)政府和企業對老齡產業發展關注不夠

  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都沒有充分認識發展老齡消費市場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政府只有原則性政策,缺乏在土地、費用 征收、銀行貸款、產業扶持等方面鼓勵開發老年消費市場的可操作性政策;老齡產業涉及到生產、流通、經營、消費等各個環節,涉及民政、財政、勞動保障、工商、計委、國稅、地稅、物價、銀行等不同部門,難以統一協調;社會企業、個人興辦老齡產業投資審批手續繁雜,且投資者在財稅、金融、信貸等方面也很難得到相應支持;許多企業缺乏長遠打算,急功近利,不愿投資或經營那些經營周期較長或利潤不多的老年產品。

  (二)老齡產業的發展規模較小,層次不高

  我國目前上規模、上水平的老齡產業項目還不多,主要是分散經營,服務和產品單一,層次也不高,主要在衣食、居住 和醫療衛生方面提供服務,針對老年人文化娛樂和精神享受內容的比較少,而且缺少高科技產品和高質量的品牌產品,難以適應高水平競爭。許多領域還沒有得到很好的開發,如老年旅游、老年保險等。

  針對以上的問題,相關人士提出一些解決的措施,其中提到政府應盡快制定和完善扶持老齡產業發展的法律法規和優惠政策;政府有關部門應盡快制訂相關的法律文件,為集體、個人以及港、澳、臺地區和國外組織及個人在我國國內興辦養老服務機構提供政策依據,也使負責這項工作的老齡或民政部門有章可循,便于操作。同時,政府有必要在老齡產業發展初期,根據老年人需求的成熟狀況和老齡產業領域的發展特點,將老齡產業的發展加以正確定位,分階段適時出臺促進老齡產業發展的優惠政策,充分利用現有的社會資源,多層次、多渠道籌集發展老齡產業的資金,努力提高資金利用率,鼓勵更多的企業參與市場競爭,充分調動民營資本投向老齡產業的積極性,使得老年人的大部分需求盡可能通過市場機制加以解決。老年服務機構也需要提供合適產品和專業化服務,滿足高齡老人對醫療保健需要和服務性消費的需求。

  游絡賽根據老年人特殊的生理特點,分析其消費特點發現,老年人因體力有限,他們日常的活動范圍僅限于小區附近 ,一般小區都會設有老年活動中心、社區服務站或者是一些便利店等。據了解老年活動中心所提供的服務也僅局限于一些如打打牌,下下象棋之類的活動,小區的便利店也只是經營一些日常生活用品或者是煙酒之類的快消品。這是當前很多社區普遍存在的一種現象。

  但其實社區便利店以及社區的一些服務站可以做的不僅僅只有這些。根據老年人的消費特點,社區店完全可以經營老年人產品以及引進一些針對老年人的服務項目。比如社區的服務站可以增設一些對老年人健康生活的知識講座,普及老年人的健康知識。老年活動中心可以增加一些運動器械,幫助老年人鍛煉身體。社區便利店可以經營一些上文提及到的老年人的特殊生活用品,如老人床墊、手杖、輪椅等以及生活輔助商品如老花鏡、助聽器、假牙、假發等。

  “便利”和“與消費者近距離”應該是社區店最大的特點。它與社區居民接觸頻繁,可以以更便利的方式為其提供更多產品和服務。游絡賽推出的“社區預購點”平臺,利用創新的“推-銷-供”模式,通過教育宣傳引導消費,先銷后供,避免經營中的盲目和風險,以最低的門檻有利于社區店廣泛參與,且經營潛力無限;后者為傳統現貨展銷,風險成本大,經營規模受店面資金限制。“社區預購點”業務模式為社區店的廣泛參與最大程度降低了成本和風險門檻,可為老年群體提供豐富的消費信息和最便利的購物渠道,從而可望帶動中國老年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服務產業鏈的發展。

  因此,社區化是中國特色老齡產業發展的必由之路。社區店將成為老齡產業發展的生力軍。